一隻高22米、底部長34米、由550個裁片製作而成的亞洲地區第一高大型充氣金蟾亮相玉淵潭公園萬平荷香景區。擺弄著碩大的身軀,等著游人仰視。
  亞洲第一、世界領先,這都是國人標榜成就的慣用詞彙,缺了這幾個詞都不好意思拿出來說道,恰恰忘了舉世無雙、標新立異是最珍貴的。
  這毋庸置疑是風靡一時的大黃鴨的翻版。荷蘭人弗洛倫泰因·霍夫曼只用一隻鴨子就征服了全世界,這麼簡單快捷、名利雙收的事,一定有不少人流下了哈喇子。雖然主辦方說中國古有“嫦娥遂投身於月、是為蟾蜍”的記載,民間常將“蟾蜍”比作“日月”,有吉祥如意的寓意。但其手法跟大黃鴨並沒有區別。
  說它附庸風雅也好,說它東施效顰也罷,只是一隻鴨子的問題,都是放大尺寸,看起來不值得過多計較,但給人的印象卻很糟糕。其一不尊重版權,你搞大黃鴨成功了,我就整隻大黃蛤蟆。還不敢堂而皇之地抄,打打擦邊球,明明是抄,還不想被人揪辮子,又想落好又想堵別人的口,非常之猥瑣。其二,一廂情願,明明是只蛤蟆,非說是金蟾,明明看著很噁心,非說很祥瑞,非常之無聊。其三,只求形似不求神似,以為放大了都一樣,不瞭解為什麼大家追捧大黃鴨,相反,大黃鴨的好沒幾個人說得上來,可是各種版本的大黃鴨已經遍地開花了。
  但凡這種創意,第一個驚世駭俗,第二個還有點新鮮感,做到第三第四個就心生厭煩了,可是就有人可以一口氣做到十七八個,讓你看吐為止。內地已經有好幾個山寨版的大黃鴨了,現在,大黃鴨看膩味了,接著搞大黃蛤蟆,仿佛沒了別人的點子都不會做事了。
  中國產品山寨的形象難脫,說到底都與這種不假思索的拿來主義有關,產權意識本就淡薄,保護措施還很不得力。動腦筋、搞原創,結果還不是被別人抄襲,費力不討好,與其讓別人抄襲自己,不如自己去抄襲別人,懶得動腦筋,成了一種習慣。但是山寨這種東西總歸不入流,哪怕你山寨得再好,也只是山寨。
  大黃鴨和大黃蛤蟆,只是幾個字的差別,一個載入史冊,一個留下罵名;一個成就了一個大師,一個卻頂多算個技師。事實證明結果太不一樣。開先河的蘋果手機,那麼小的屏幕,一兩年才出個新品,照樣賣四五千的,專賣店開到了最繁華的城市最繁華的街道最繁華的路口;國產手機屏幕大,又是四核又是高清,恨不得一個月就出個新品,才賣一兩千,這也算是領路者和跟風者的差別吧。
  自2007年第一隻“大黃鴨”誕生以來,霍夫曼帶著他的作品從荷蘭的阿姆斯特丹出發,先後造訪了12個國家地區的21個城市,連中國都來好幾回了,所到之處依然受到了很大關註,也為當地的旅游及零售業帶來了極大的商業效益。人們不斷解釋著又接受著關於它的各種神話。可是北京的這隻大黃蛤蟆,卻註定要成為一大笑柄。創造是如此地稀缺,而模仿卻無處不在。既然出不了巧就搞大,於是第一、最大、最高之類的帽子泛濫成災。
  (原標題:大黃鴨風靡世界,大黃蛤蟆呢)
創作者介紹

傢俱團購

fq26fqelr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